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[快穿] > 被欺凌公主的驸马(12)(不如造反吧(二合一)...)

被欺凌公主的驸马(12)(不如造反吧(二合一)...)(1 / 2)

启xx们有的有本事,有的没本事。

但这么多启xx占据各方,长眼睛的都看出来凤国要凉。

但各地加上百姓都这么认为了,京城那边却还一门心思的觉得他们还行。

毕竟凤国一代代下来,一直都是国家富强百姓安康。

突然到了这一代,以令人想象不到的飞快速度衰弱,皇帝怎么也接受不了。

此刻他倒是不再想着去压制那些暴民了,而是为了安抚住四处作乱的叛军,下了罪己诏,斩了逼他们造反的狗官,再推出去几个高官挡枪。

总之就是错的是他们不是朕,朕最大的错就是人太好了误信了这些欺君罔上的狗官。

然而这些话要是放在刚开始的时候也许还能管用,到了如今,曾经被欺压的百姓们自己掌握了权势。

你轻飘飘几句话就让他们放下?

怎么可能。

倒是有个没什么本事的启xx心动了,派人去和朝廷谈判。

说你要我们归顺也行,给个官位。

皇帝那边答应的很痛快,这位没什么本事,前半辈子也只是个老农民的启xx就高高兴兴归顺了。

结果,朝廷那边不做人。

虽然真的给了官,可这位是靠运气才当上叛军头子,本身就是一大字不识的农民,这种造反上位的皇帝肯定不敢把人放在外面,于是就留在了京城里。

京城那是什么地方。

说句夸张的,随便砸个砖头下去,砸中的那个人九成家里有当官的。

大家的文化水平那是远超其他城市的。

更别提朝堂之中了。

一群斯文的文人,会扯两句成语的武官中,突然混进来一个兵书都不会看的文盲。

还不是有真本事,而是靠着造反出道。

其他同僚看得上他才怪。

上朝姿势不对要被笑话,吃饭吧唧嘴要被说粗俗,自己的老妻到了女眷堆里也是被那些女眷愚弄嘲讽。

再看从前跟在他手底下的兄弟们,之前虽然他们的启xx属于较弱的那种,但兄弟们自由惯了,大家干什么都是有商有量,一个地方住的不爽就换地方。

结果他是因为头子身份做官了,底下的人却都被打散编入到了各个军队中。

这里要特地说明一下。

朝廷之所以连连败退打不过叛军,除了因为皇帝是个蠢货主将脑子邮宝外,还有个重要原因。

朝廷的兵,装备太差。

一开始是凤国有个叫贪官的特产,一层层剥削下来,落到军队手里的就没多少了。

后来就纯粹是穷了。

各地都跟筛子一样,就算是贪官们看到情况不对不敢再贪,也还是没多少钱粮。

理所当然的,这些叛军日子并不好过。

吃的没以前好,穿的都是破烂。

而且上官们还看不起他们,多有欺凌。

他们要还是以前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,也就忍了。

可他们已经造反过了。

皇帝老儿自己低头把他们招揽来的,现在又这么作践人。

大家一寻思一合计,不行啊,他们吃大亏了。

这哪里是当官,根本就是吃苦受罪。

于是,这几位又反了。

不过这次没上次那么顺利了。

毕竟是京城,还是皇帝的大本营,而他们又被打散,要重新收编总要花费时间,还特别容易走漏风声。

这些人还没凑齐呢,就先被举报了。

皇帝一听,我都低头让你当官了,你居然还想反?

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。

没得说,全都拖出去砍头!

这件事来的太快,朝中文武百官都还不知情呢,这帮子叛军就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处置了。

知道后,一些心思灵活的官心里一下就凉了。

他知道,朝廷的怀柔政策直接完蛋了。

毕竟那些造反头子们可不管这次事件是谁先引起来的。

他们只会看到,前脚皇帝还说招安,大家都有官当。

后脚,人被骗到京城就被砍了。

什么?你说是他们又造反了?

你要是对他们好,他们会造反吗?

这些大官心里黑心的很,说一套做一套,谁信谁傻子。

消息一传出去,原本还有点蠢蠢欲动的叛军们立刻窜的比兔子还快。

皇帝这一番操作下来,不少官已经在考虑病退了。

眼看着凤国扛不住了,他们可不想跟着这傻子皇帝一起共存亡。

关键,八成也是个亡。

皇帝也没对他们好到哪里去,平时窒息操作一大堆,他们干嘛要陪着他一起死。

而且看军队那个样子,那些将士饭都吃不饱,武器都拿不动,靠什么去应对叛军?

并不是每个主将都会纪长泽这种花式搂钱的。

而且纪长泽还特别精打细算。

谁都知道启星军仁善,不像是其他叛军那边,连老人孩子都收留,这么多张嘴,那得多少口粮啊。

其他叛军倒是想要效仿,但他们没多余粮食。

给军队吃就已经要不太够了,还给那些不上战场的老人孩子,除了启星军这有钱又冤大头的主,谁做的出来。

但纪长泽,他还真不是冤大头。

谁说老人小孩不能干活了。

在别的叛军四处征战的时候,纪长泽专门挑那些人少但地多的城市驻扎,别人的军队是恨不得一天到晚都在打仗,他的军队隔三差五下地。

入启星军之前大家都是农民出身,下地那还不是轻轻松松。

而且种出来的粮食他们的家人可也有份。

老人们就晒谷子,指点年轻人种地,有那些不愿意空闲的就自己编制一些东西摆出来卖。

纪长泽他们拖家带口的,自然有驻地。

一些妇人留守家中,吃饱喝足,也想布置布置家里,慢慢的,军中集市就兴盛起来了。

集市兴盛等于钱币流通,于是比起其他军队,纪长泽又有了一个优越点。

如今天下大乱,就算是大家还用钱币交易,但那些认死理的士兵们可未必愿意。

他们又不像是启星军那样,家人可以接到军队后方由上面照顾,后顾无忧不缺吃穿。

比起军队发的银子,他们更想要粮食衣物。

毕竟随着天下越来越乱,你捏着银子背后无人未必能买到想要的东西,只有吃的用的才算是硬通货。

所以这些军队的压力就更大。

银子花销目前在那些还没乱起来的城市里还是很好使的。

但这些话,那些兵将不认。

他们就知道自己老家已经乱了,银两不好使,他们可以不要银子,但粮食什么的得给。

于是,有地的纪长泽非常善良的伸出了友谊之手。

“真是可怜啊,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,但是我也不忍心看到他们的妻儿老小在老家忍饥挨饿,我就卖粮食你们吧。”

“什么?贵了三倍丧良心?天啊,你们看看凤国情况再说这句话好不好?如今粮食就是这个价,我只不过微调了一下而已,不喜欢你可以不买啊。”

“就是可惜了,你们手底下的将士们应该挺失望跟了你的,连基本口粮都不能保证的主将,啧啧啧,二狗啊,我们的传单可以发一发了,就说欢迎大家加入启星军。”

始终跟在纪长泽身后的青年又开始写日记了。

“x年x月xx日,某某军缺粮,将士无米可下粮,求上门来,公子不忍,随点头同意,公子仁心,天地可鉴。”

某某军来买粮的人:“我还在呢……”

青年继续奋笔疾书:

“某某军……你叫什么?”

那人:“……周大壮。”

青年看他一眼,再次诡异的沉默几秒后,继续埋头写:

“某某军周某,感激涕零,直言心中感激无法言表。”

周大壮:“……等等等等,谁感激涕零了?你们不要乱写啊,我分明是正在讲价好不好?”

纪长泽摊手:“在我这里买东西就是要感激涕零,你不感激,那我不卖你。”

“啊,如果你们愿意五倍价格买的话,我还是可以委屈点卖给你们的。”

周大壮:“……”

他硬是被这话噎的半天都没能回应。

最终,还是只得捏着鼻子认了“感激涕零”。

农民出身的他一路上回去都在骂骂咧咧,觉得这启星军简直有病。

造反靠的是武器和人数,就他们,一天天,竟干一些救援救灾的事,干了之后就立刻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。

有什么用。

这些好名声又不能换饭吃。

就算是全凤国的人都说启星军好话,难不成他们还能启星军一路过就立刻拜服吗?

纪长泽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肯定要回一句。

诶!你还真别说。

还真能!

如今启星军出行,到了新的城市,有时候还不等他们开始上前讲话呢,里面的百姓就已经高高兴兴的把城门打开了。

谁也不愿意死。

如今朝廷自己都自顾不暇,哪里还顾得上他们,劫匪肆虐,灾祸横行。

百姓们日子不好过,听闻启星军驻扎的城市都会被接管,每个被纳入自己人的百姓至少能吃饱穿暖。

一个个都把这当成最大活路来看。

其他叛军管不住自己手下,打下城市之后烧杀抢劫少不了,那些百姓自然与凤国站在一起反抗。

启星军不光不去肆虐,还给他们发粮食,庇佑他们,因为启星军素来有到了新地方先杀劫匪强盗的习惯,他们占据的城市绝对的安全。

毕竟刚占下,方圆十里的强盗就火速搬家了。

启星军有病的。

围城,他们要杀强盗示威。

城打下来了,他们要杀强盗庆祝。

逢年过节,其他叛军都是好吃好喝,启星军先去肆虐一波周围的强盗,确定扫荡干净了,再接着好吃好喝。

因为启星军该死的有个词叫,年前业绩。

他们相信越是逢年过节,就越是要提高警惕,免得强盗们趁这个时候来捣乱。

所以与其被强盗们毁掉过节,还不如他们先下手为强。

只要所有强盗都被剿灭,那他们不就安全了吗?

强盗们:……

总之,百姓们不懂天下大势,但他们知道跟着谁安全。

启星军的名声一放出去,立刻就能有无数人来投。

而启星军驻扎到哪个城市,那些乱时还兢兢业业不忘记赚钱的商人们就立刻跟着来做生意。

大家都习惯了。

启星军对商业很友好,而且他们热衷打强盗,只要跟着启星军的路线走,绝对不用担心遇到强盗。

就算后来又再占地盘的强盗出来搞事,被启星军发现了,他们还会特地派人回来重新清缴。

据说是因为不想别人以为他们启星军清缴能力不行。

强盗们:……

到了后期,纪长泽已经不需要再安排各种挣钱了。

他之前铺的路已成,只要稳步前进,自然有无数商人来捧着送钱,而且他们送完了钱,还要感谢启星军。

纪长泽快乐的达成了咸鱼成就。

他觉得,自己还没打下皇位,就已经可以退休了。

最新小说: 刚成尸王,被当成古董展览了!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逍遥小村民 超级战兵在都市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,打造国货之光 文娱从星光大道开始 重生:学霸女友太严了怎么办 恋爱观察从七天情侣开始 站在文娱上游